律师业绩Lawyers performance
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业绩 
2012

矿业整合之魂

对于一艘盲目航行的船来说,任何方向的风都是逆风。
——古罗马•小赛列克
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致于忘了当初为什么而出发。
——黎巴嫩•纪伯伦
过去我们管了很多不该管、管不了、也管不好的事情。
——邓小平
一、整合无小事
在已经过去的2008年,没有任何事情像金融危机那样影响着人们方方面面的生活。而在即将过去的2009年,没有任何事情像矿产资源整合,尤其是山西煤炭资源整合那样,引发如此多的关注和争议……
矿业整合,不是小事!
对于整合,各种声音甚嚣尘上,众议纷纭,莫衷一是:
矿难频发,资源浪费,矿山多、小、散、乱,布局不合理,破坏环境,官商勾结等等触目惊心、民怨沸腾的现象怎么可以不制止甚至根除?!……
以山西为典型的政府主导型矿业整合是对被整合企业矿权及经营权的严重侵犯,涉嫌违宪,也违反了矿产资源法、物权法、公司法等众多法律法规,是地方保护主义的翻版,国进民退是走改革的回头路……
矿业整合,作为一个行业的调整,之所以引起全民关注,不仅仅因为它涉及到国民经济、后续产业之间的上下游关系,也不仅仅因为它涉及到政府与企业、政府与官员、上级与下级、大企与小企、本地与外地企业、企业与就业等等利益链条!更多的是,从系统及深层而言,它已涉及到如何处理前进中的具体问题与市场改革取向,涉及到朝令夕改的政策是树立还是破坏影响到长治久安的国家信用,涉及到经济已经一体化的世界对中国的评价及应对行动,涉及到重大复杂社会工程是否需要多角度、全方位思考,涉及到谋定而后动的客观规律与官本位主义引发的主观臆断、急功近利等并发症引发的冲突、矛盾的和谐处理等问题……
二、回顾: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
整合的目标和手段依不同历史时期的需求而有所差异。解放初期,为解决资源及物质匮乏的问题,没收官僚矿山收归国有,百万地质大军全国找矿轰动世界;五八年全民炼钢以超英赶美;改革开放后“有水快流”,为的是尽快富裕。第一部矿法出台是保大矿、限非法;九十年代中后期的矿法修正案和三个行政法规目的在于促进矿业主体多样、灵活经营。二十一世纪初,矿业权招标拍卖挂牌等制度使矿业权的取得和流转趋于法治、公开、合理,但源自2003年以来的矿业行情暴涨使这一制度走向极端:矿权遍地开花、资源真假难辨,在各种力量和复杂关系的博弈中,本文开始时讲到的各种令人胆战心惊的现象层出不穷,且有更加疯狂之势!于是,国发(2005)第28号文、国办发(2006)第108号文、国土资发(2009)第141号文等应运而生、接踵而至。
矿业整合从未停止过,从经济发展的历史进程来看,也不会停止,在某种意义上,更不能指望一劳永逸!本轮矿业整合,先称“整顿”后称“整合”,实事求是,更是历史性的进步。政策直指应该解决、必须解决的各种问题,是现实、可行的英明之策。
三、目标及手段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土资源部等部门对矿产资源开发进行整合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06〕108号),整合的具体目标清晰而明确:矿山开发布局明显合理、矿山企业结构明显优化、开发利用水平明显提高、安全生产状况明显好转、矿山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具体手段是以大并小、以优并劣、打击非法或无证开采等…
四、现实与思考
国土资源部在十月份召开的矿业整合总结大会上对四年来的整合进行了总结,认为虽尚未达到目标,但取得明显进展,因此,安排出具体工作目标和时间,新一轮更大规模、与十大产业振兴计划密切相关的矿业整合大幕再次拉开!
然而,当我们仔细盘点几年来的整合结果,在欣喜之余,有些深层次的思考却引得我们不寒而栗:
仅以山西为例,以七大企业作为整合主体的经济和法律依据是什么?被整合和关闭的企业及坑口真的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吗?现行的具体做法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达到目的?亦或是背道而驰?
对事情之评判均为见仁见智,但对于整合,以下事实和道理是不言而喻的:
1、关于效益与开发利用水平提高:
改革开放的背景和三十多年的实践证明,国企的效率比民企和混合所有制企业相对较低,用国企整合民企以到达提高效率的目的似乎缺少理论和事实依据的支持。
2、环境污染与矿难频发是否与小矿、民矿更近,与大矿更远?
对于环境和安全问题,中小矿山肯定有这类问题,但大矿做的就好,小矿就做得不好吗?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真的就仅有消灭小矿而别无他路可走了吗?是否提高标准、加强监管、严惩违法会更加有效?
我们没有看到充分的调查报告和证据证明小矿对安全、环保的投入比例低,相反,他们在开矿时都是按要求购买相关设备设施、经验收达到要求后才开始生产的。
刚曝光的五矿尾矿事件和龙煤矿难就充分证明了矿企规模的大小并非判断环保能力和矿难的唯一标准。
从减少矿难来说,今年发生的四起大型矿难均发生在大矿中,其中三个大矿为国企。因此,以矿山安全作为国企整合中小矿业企业的理由在现实中似有反证之嫌!
从龙煤新兴矿难事件中不难发现,数字化科技,甚至虹膜跟踪系统都解决不了常规的瓦斯爆炸,问题并不完全因为矿的规模和矿企的性质,多数情况下,是出于有令不行、思想麻木等思想灵魂深处的懈怠。难道国企、大企、本地企业在这方面真的一定比民企、小企、外地企业做得更好吗?如果不是,为何断然让前者整合后者?
3、关于自由竞争与垄断:
当掌握数以十亿计资源的几个巨无霸企业在一省或某一资源区域立稳脚跟并形成稳定格局、进而形成垄断之势的时候,其上下游产业链、其它需求资源的地区必定会受其钳制,进而形成垄断之势,如形成联盟、控制价格与下游产业链,奈之若何?美国颁布的反托拉斯法及我国反垄断的呼声在矿业“大并小”的过程中,是否应该考虑?
4、大矿小开应当整合,小矿、贫矿大开是否可行?
大企业的机械化生产能够解决大矿开采,但小矿、边角矿这些客观的情况如何解决,对此,大企业与小企业和个体相比不仅没有优势,反而浪费严重。如果这些小矿、边角矿必须利用,是否应该给小企业留下生存空间?!
从禀赋上讲,山西一省的煤炭资源的确大矿多;但我国任何一个矿业人都知道:中国小矿多大矿少、贫矿多富矿少。经济学上对大企业固定成本的描述与这些小贫矿的整体价值形成鲜明对比,一味地追求大矿是不现实的,确有“大跃进”之嫌!
5、关于整合方式与真假整合:
在大企业整合小企业中出现了参股、租赁、托管等方式,这种换汤不换药的方式并未有什么实质变化,而且加大了管理和运行成本与冲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教授早就说过:当管理成本大于交易成本时,会形成外部效应,此时大企业应该分拆,变成独立的合适规模的企业。更何况,这种“假整合”并非中央政策之初衷。
6、关于小矿、民企滋生腐败:
若当前形势的整合能够解决官商勾结的腐败问题,亦属上策。但必须反思:反腐败到底是治吏还是治民?谁能保证,整合留下企业的过程及今后就不会有更甚的腐败?
7、关于对被整合企业的同情:
网络和很多当事者对被整合企业似乎有太多的同情,但被整合的部分企业在安全、浪费、污染等方面解决的真够好吗?政府推动整合,在这方面是完全能够站住脚的。
8、关于投资风险:
许多被整合的企业觉得投资收不回,受到了摧残,这也恐是单方呻吟。有投资就有风险,投资炒房,挣了钱他人可以分享吗?至于动辄几百、几千万的送礼无法收回,那只能自食其果,共产党政权从来没鼓励送礼请客!…
近日,国家有关部门拟在全国推行“山西模式”,在此,我们真诚提醒:山西模式只可参考,不可模仿、山西乃单一煤矿大省,在该省行得通的方式,在其他省份未必行得通!
五、灵魂——整合的实质所在
整合的必要性不言而喻,但为何在实践中出现了如此多问题,甚至从长远来看,可能还贻害无穷〔如对国家信用及多种主体自由竞争秩序的破坏等〕?!原因很简单,整合的主持者们并不完全掌握整合的目的和价值,也没有对手段和目的之间的关系做深入的思考和研究,对客观存在的事务缺少理性的理解且不能完全从和谐的角度行事,更多的是急功近利,甚至为了整合而整合。一句话,整合缺少“灵魂”的支持!
作为铁矿石消费大国,却谈不下来铁矿石价格;东瀛岛国没有资源却成为钢铁大国;共产党用小米加步枪打败了国民党的飞机大炮……,这些引得我们不能不深刻思考:思想、理念这些灵魂深处的东西才是最根本的。矿业整合和中国所有的问题与事业一样,到了寻找更强更大发展根基的十字路口!
矿业整合是大事,大事就要思考,思考其前世今生,探究其来因去果,寻找其可行途径,杜绝其变异毒果,一句话——谋定而后动!
思想决定行动,行动决定结果,只有以正确思想指导行动,最终达到预期理想结果。
作为矿业咨询一员,我们真诚希望在新一轮矿业整合中,用科学发展观指导行动、实事求是、不模仿,不机械,形神合一。
令人欣慰的是,2009年12月8日,国土资源部办公厅下发国土资厅发[2009]91号文《关于抓紧做好矿产资源开发整合实施方案编制工作的通知》,该通知强调从经济与法律手段为主进行整合,强调以目标调控手段,现实而理智……
矿业整合,魂兮归来!

(本文作者栾政明系北京市雨仁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环境与资源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市律师协会自然资源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政法大学国土资源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市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