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业绩Lawyers performance
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业绩 
2015

涉矿企业股权转让不应认定为矿权转让 —以最高法判例为例

我国法律法规对矿业权转让的限制颇多,实践中以转让股权的形式实现矿业权转让的现象屡见不鲜。从法律上讲,对这种行为没有禁止性规定,应属市场主体自由交易行为。但是在实践当中,我国各地区对同类问题的处理结果不尽相同。例如,山东省国土厅下发的《关于转发<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完善采矿权登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的通知》规定:“采矿权人以出售、作价出资,引进他人资金、技术、管理等合作经营,企业重组改制等原因,只要采矿权人的股东、股比发生变化,均属采矿权转让行为,必须办理采矿权转让手续。” 湖北省国土资源厅下发的《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关于进一步规范探矿权采矿权管理的暂行规定》要求:“凡两个不同的企业(事业)法人之间发生探矿权、采矿权全部或部分转移的,矿业企业投资主体(控股人)发生变化的,应依法申请探矿权、采矿权转让,并逐级报经原审批登记机关批准。”

笔者认为,无视股权和矿业权的区别,将涉矿企业股权转让等同于矿权转让,是违法法律规定、曲解法律精神的错误做法,此类要求和做法不仅不符合“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市场交易原则,而且无益于矿业秩序的管理与维护。本文通过引述最高人民法院判例,进一步从法律上阐明涉矿企业股权转让的合法性。判例内容如下:
金鹰公司拥有青海省格尔木市某铁矿采矿权。2010年6月,金鹰公司召开股东会会议,公司全体股东一致同意将公司100%股权对外转让,并委托周某全权负责办理。同日,金鹰公司全体股东出具承诺书称:股权转让的总价款不得低于2400万元,股权转让高于2400万元的价格部分,可由周某全权决定。

2010年8月1日,林某等十一人出具《授权委托书》称:关于金鹰公司股权转让事宜,包括股权转让协议的谈判、起草、签订、履行和聘请律师提供法律帮助,均由周某全权负责办理;周某因金鹰公司股权转让而签署的所有的法律文件,全体股东承担法律后果。本授权期限为:2010年6月30日至 2010年12月31日。2010年12月,申某、曹某为甲方与乙方林某等公司全体股东签订了《股权及资产转让协议书》,约定:乙方各当事人为金鹰公司的全部股东,其全体股东已于2010年12月10日讨论,一致同意将各股东的全部股权1012万元及其资产,共计2355万元,一并转让给甲方,并约定了价款的具体支付方式。

协议签订后,双方到格尔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股权转让、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工商登记手续。期间,申某、曹某按照协议约定的期限准备支付剩余转让价款时,由于原股东之间因付款银行账户发生了争议,申某、曹某无法按约定期限支付转让价金,导致纠纷产生。

2011年3月2日,申某、曹某以林某等十一人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继续履行《股权及资产转让协议书》;2.各被告支付违约金300万元;3.各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律师服务费、差旅费。公司全体股东以申某、曹某为被告,提起反诉,请求:1.确认申某、曹某与周某签订的《股份及资产转让协议书》无效2.由申某、曹某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金鹰公司的全体股东召开股东会,并形成一致意见,同意将金鹰公司100%的股份全部对外一次性转让,同时委托周某全权办理股权转让事宜。周某接受公司股东的授权和委托,在委托期限、权限的范围内代表金鹰公司全体股东与申某、曹某签订《股权及资产转让协议书》,协议系当事人在平等、互利、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达成的,意思表示真实,且未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合同应确认合法有效。

关于林某等股东提出《股权及资产转让协议书》中明确约定了转让股权及资产中包括青海省格尔木市某铁矿矿业权的条款,该转让协议名为股权转让协议,实为矿业权的转让,严重违反了国家矿产资源法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无效。一审院认为,《股权及资产转让协议书》中虽约定了包括矿业权等资产转让的条款,但从该协议的总体约定实质要件是股权转让,只是对金鹰公司的股权进行转让,并没有转让金鹰公司的矿业权,也无对矿业权的主体进行变更的情形和约定,该矿业权仍归属于金鹰公司。申某、曹某与公司全体股东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符合合同法、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也不存在合同无效的情形,林某等股东提出的反诉请求有悖于法律和事实,应予驳回。

双方当事人均不服一审法院的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高人民法院在进一步查明事实的基础上,认为:本案当事人各方矛盾焦点围绕是否通过股权转让协议从而转让矿业权,也即是否存在规避法律和行政法规关于采矿权转让必须经过主管部门批准的目的展开。因此,本案能否以当事人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订立合同为由确认合同无效成为关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以下简称《矿产资源法》)第六条规定,已取得采矿权的矿山企业,因企业合并、分离、与他人合资、合作经营,或者因企业资产出售以及有其他变更企业资产产权的情形而需要变更采矿权主体的,经依法批准可以将采矿权转让他人采矿。禁止将探矿权、采矿权倒卖牟利。《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第六条亦明确规定,转让采矿权的矿山企业应当在投入采矿生产满一年后方可进行转让。因此,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对矿山企业探矿权及采矿权的转让有严格的条件限制,即应当取得采矿权并生产满一年以上,经过主管部门的批准,转让的主体是享有该矿业权的矿山企业,因企业合并、分离等形式变更企业资产产权的情形而需要变更采矿权主体的等。本案矿业权的主体是金鹰公司而非全体股东,只有金鹰公司才有权在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下,依法转让矿业权。《股权及资产转让协议书》虽然约定转让股东股权及其资产,但即便全体股东转让所有股权也不能得出转让公司享有的矿业权的结论。因此本案《股权及资产转让协议书》所涉资产,仍属股东股权范畴,并不涉及金鹰公司的矿业权的转让。即本案股权及资产转让协议的履行不当然发生金鹰公司矿业权转让的效力。本案矿业权主体未发生变动,仍为金鹰公司。林某等人上诉主张案涉《股权及资产转让协议书》构成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佐证,故仅此不能否认《股权及资产转让协议书》的有效性。案涉《股权及资产转让协议书》性质上仍属于对金鹰公司股权的转让。其并不违背法律、行政法规定的强制性规定。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应予驳回。

律师点评:矿业权与股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权利概念。矿业权是探矿权与采矿权的统称,探矿权是指在依法取得的勘查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内勘查矿产资源的权利。采矿权是指在依法取得的采矿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内开采矿产资源和获得所开采的矿产品的权利。而股权是指股东依其所持股份享有权利、承担义务的总和。从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述判例可以看出,无论从法理上讲,还是在司法实践中,股权转让协议的履行并不当然发生矿业权的转让,在矿业权主体未发生变动的情况下,涉矿企业股权转让行为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市场交易行为。
(作者:北京市雨仁律师事务所冼春雷律师)